您当前的位置: > 皇冠7788现金 >

中国远征军遗骸寻找项目:垃圾填埋池下找到遗骸

发布时间:2018-09-13 18:05编辑:采集侠阅读(

    大图为一名工作者在一处沦为垃圾填埋池的缅甸远征军墓地搜寻英烈的遗骸。

    遗骸上码放的子弹。

      收集到的缅甸远征军遗骸被编码封存在箱盒内。图片由“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遗骸寻找与归葬项目”工作组提供

      接远征军将士遗骸回家

      我们在一个小便间旁厚厚的垃圾填埋池下找到了士兵遗骸。

      上方被垃圾覆盖着,没有棺木,只在遗骸四周用钉子标记出遗骸的长宽高,仅余咫尺,让他的尸骨得以保存。

      虽然这些天我们在垃圾填埋池收殓了数十具遗骸,可每次看着眼前的画面都会忍不住想哭。

      我一点点将遗骸上方的泥土清理开,将夹杂在泥土里的塑料袋和垃圾愤怒地扔到一边。因为环境潮湿、遗骸保存很差,几乎和泥土融为一体,虽然骨头能看出形状、但非常软、一碰就塌。空气中弥漫着小便间散发的异味,额头上的汗珠成排的滚落,顾不上擦,有的滑入眼睛,不疼,但夹着眼泪继续滚落下去,滴到坑里……

      这些遗骸就是上个世纪在缅甸抗击日本的中国远征军阵亡将士留下的,当初他们响应“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号召入伍对日作战。

      4月10日,“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遗骸寻找与归葬项目”在缅甸密支那中国远征军新一军墓地遗址正式启动,一期项目周期为2015年4月至12月。

      我不知道是该庆幸当初安葬他们的战友把坑挖得足够深、还是该庆幸垃圾填埋池挖得不够深,从截面就可以看到,只差那么一点点当年他就会尸骨无存……

      我只知道自己很痛心,我们的英烈、为国家付出年轻生命的战士就在垃圾池下填埋。

      70年了,他们何曾安眠?

      一度被遗忘的远征军

      缅甸战场时间跨度从1942年1月至1945年3月,参战双方总阵亡人数约30万人,这是二战最残酷也是最血腥的丛林战。

      根据史料,中国远征军在缅甸阵亡约为10万人。第一次入缅作战,由于作战失利,牺牲的6万人中,约5万人在撤退途中因自然条件恶劣非战斗死亡,许多将士被草草掩埋,并未修建墓地。

      第二次入缅战役,远征军一路进攻,沿着史迪威公路在缅甸至少修建了15个墓地。

      随着内战爆发、国民党败退台湾,远在缅甸的中国远征军公墓成为无主之地。

      在一些历史照片上,还能看到当地华侨组织学生祭扫墓地。但在上世纪50年代,留在缅甸的国民党孤军,曾与缅甸政府作战……包括后来一系列政治、历史的纠葛导致一些缅甸人将怨气撒到远征军墓地上,公墓几乎全部被捣毁。由于年久失修和人为破坏,大多数中国远征军墓地都遭到破坏。此后的数十年间,这一段历史由于政治、历史的隔阂,长期不为人知。

      如今70年过去,原先的远征军墓地有的被改建成居民区、学校、厕所、垃圾填埋池,有的无人管理早已杂草丛生。

      DNA鉴定估计也无能为力

      只有走进遗骸埋葬现场,才知道了什么是唏嘘感叹。

      现场还安葬有被火化后用帆布包裹的骨灰,骨灰中有很多没有完全火化的遗骸,我们将大块的残骸都拾了起来,剩下的骨灰也都一同装入密封袋中。

      在骨灰里我们找到了牙齿,我当时很庆幸“找到牙齿就可以送去做DNA鉴定了”,可考古专家和DNA鉴定专家的话却把我打入冰谷,“在高温下,DNA会被严重破坏,几乎不可能提取出来”。

      也就是说我们为这几位士兵找到亲属的可能几乎为零,我们不会知道他们是谁、家在哪、他们牺牲时多大,他们只会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无名英烈”。

      现场也有用担架安葬的士兵,他们排成一排、有的上面有建筑物、我们无法收殓,而可寻找到的,我仔细清理过,有的只剩一条腿……

      葬坑的分布都是有规律的,比如1号现场全是尸体完全腐化后移葬的,遗骸码放整齐,头骨或是安置在肢骨上方,或是在遗骸东面或者西面,随葬品非常少。

      2、3、4号现场大部分为尸体未完全腐化时移葬的,能看到他们还穿着鞋子,同时还会出现一些未发射的子弹、手雷之类的物品,这里还会有用铁箱安置的遗骸及火化后安置的遗骸。

      5、6号现场有移葬也有原葬,比如用担架直接下葬的遗骸就出现在这里。

      无处祭拜的荒地

      我们在2号现场发现了好几个大小不一的铁箱,葬坑挖得很深,将近2米。箱子整齐排列,箱内安放着遗骸,之前我们一直猜测这可能是关系较好的战友帮忙收殓后安放的。

      但当我们在1号现场找到了一个铁箱,居住在上面的老婆婆突然说:“很多年前曾有一个人来家里,说这里用铁箱安葬着他的长官,他想祭拜一下,但他已经看不出具体位置了,只知道大致就是这个位置。”

      在1号现场,我们只找到这一个铁箱,这个铁箱内安葬的就是那名士兵的长官?2号现场发现的那些铁箱也是官阶较高的士兵?

      根据已查找到的文档记录,密支那战役中新30师共阵亡1044人,其中士兵1020人,长官24人。他是谁?他是如何牺牲的?随着时间流逝、老兵凋零,我们想寻找的答案也越来越远。

      在墓地发掘现场我们找到一个圆柱形金属物品,新崭崭的,一点没有生锈的痕迹、底部印有“CONTINE TALE COTY SATURNE”的字样,有朋友猜测是弹壳或信号弹,但有朋友从网上找到两张法国名牌化妆品COTY口红铜套的照片,和我们发现的这个非常类似。

      如果是,那这是个女兵?或者这是他送给妻子的礼物?在那个年代法国COTY口红可不是一般人家能买得起或买得到的,他的家世肯定不一般。

      而在另一个葬坑,我们找到一支16K派克金笔,这也许是父亲送他的礼物,也许他曾用它写过温情的家书、火辣的情诗,最后,它也陪着主人在这里长眠了70余年。

      我们还在葬坑里找到一块日本人的铭牌和一枚子弹头,金属的牌子上刻着“菊 八九O五 四四六番 六六”,他应该是位英勇的士兵,这块铭牌可能是他曾经的战利品,可他最终却也牺牲在了异域的土地。

      回家的期盼

      在抗战、内战以及随后的多次边境战争期间,很多老兵与亲人失散,旅居缅甸、泰国、越南等国以及台湾或内地其他省份,老兵年岁已高,思乡心切,但因经济、身体状况,或与亲人失去联系,最终都无法回乡与亲人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