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皇冠7788现金 >

析贪官敛财心理:有人认为权力是一时发财是一世

发布时间:2018-09-13 18:07编辑:采集侠阅读(

      编者按: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不断加大反腐败斗争力度,中央纪委打出一系列反腐“组合拳”,一批“虎”、“蝇”落网,腐败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得到遏制,党风政风逐渐好转,也获得了人民群众的高度关注和普遍称赞。可以说,“打虎灭蝇”成果初显,“不敢腐”已初见成效,但反腐败工作永远在路上,我们离“不能腐”、“不想腐”还很远。

      梳理近年来查处的腐败案件不难发现,发生腐败的原因是复杂且多方面的。其中一些党员干部丧失了信仰这个做人的灵魂,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扭曲,精神空虚导致物质欲望畸形膨胀,从而产生“想腐败”的思想动机,最后跌入贪得无厌的欲望黑洞,具有一定普遍性。他们的腐败堕落不仅给党和国家带来危害,也使自己落得个可悲的下场。因此,在不断完善相关监督制约体制制度,打造制度笼子的同时,积极探寻贪官腐败心理现象的发生、发展和活动规律及其防治,对反腐败工作很有意义。

      我们将陆续刊发系列文章,请相关心理学专家、社会学者,从文化心理、社会心理等视角,为落马贪官的扭曲心理做病理分析,找到其形成的深层原因,开出清除“思想病毒”的“药方”,使党员干部坚定信念,提升人生境界,达到“不想腐”的自觉自醒。

      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被带走审查时,在其家中发现上亿现金;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家中被搜出37公斤黄金、现金上亿、房产手续68套;贵阳市人民政府原市长助理樊中黔受贿的赃款塞满整整5个保险柜,包括人民币1005万余元、美元4万元、金条50根……然而,贪来“八辈子也花不完的钱”,又有何用?面对铁窗痛彻心扉地忏悔,为时已晚。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他们会作出怎样的选择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应该思考,这些人为什么会如此贪得无厌,除去现行制度和监督的不完善外,在疯狂敛财行为的背后有没有一些共性的原因?笔者试着从人性、贪官的个人特质、社会化期待三个方面来探讨。

      人性中的贪婪与消极的权力相结合

      人性中的贪婪及双重属性。脱下贪官的“外衣”,把他们还原成一个普通人,也许有助于我们去了解他们的心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贪婪是物种生存发展的基本属性,是人性中的一部分。动物对利益的需求一般满足于自己的生存与生殖两个基本需要,而人在满足生存与生殖两个基本需要之外,还希望扩展,还希望通过自己的行为满足超出基本生活之外的贪欲。因此,人的欲望是“无厌的、无限的”,我们不应该否认它“天然存在”、不应该否认它存在的合情性,也正是基于承认人类并非生而“绝对的性本善”、承认人类的内心本来就存在自私、贪婪的一面,我们才会认识到自身的渺小。同时,也正是由于人的无限贪欲,才使人具有了善恶双重属性。如果人类没有贪婪,可能我们还生活在茹毛饮血、衣不蔽体的时代。人类的贪婪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加约束、不加限制的贪欲。

      过度追求金钱和权力上的优越。在“以富为荣”还是不少人价值取向的社会里,社会成员的自恋需求不可避免地会导致强化占有财富的欲望,实现价值的最大化。而在实现利益,满足贪欲的所有手段中,权力无疑是最有效、最便捷的。权力的消极作用与人性“恶”相结合,这种在“恶”支配下的权力,必然会给社会和个人带来危害。因此,我们会看到官员们在利益与欲望的驱动下,会无限制地使用权力或滥用权力,贪婪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守护着自己早已不需求的钱财。在他们无法控制的欲望下,钱财已经失去了它的货币属性,变成一个数字符号,成了一种满足自恋的成分,一种强者的象征,一种获得愉悦的方式。

      心理的不安全感和失去自我的一种补偿

      财富是物化的不安全感。贪官如此疯狂敛财源自于心理的不安全感。有些贪官是由于年幼时候的生存环境恶劣缺乏安全感导致的贪婪;有些是对于手中的权力缺乏安全感,认为“权力是一时的,而发财才是一世的”;有些是出于对未来未知的长远考虑,不停地抢夺资源从而消除自己对未来未知的潜在恐惧;有些贪官利用权力获得了利益,又深知手中的权力和巨额不合法财产是未经认同的,因而会通过贪污和贿赂、利益输送等手段,把自己和一根潜在的利益链条拴在一起,为自己在一个更大的体系中找到稳固的位置,而这又需要更多的钱财等等。

      长期失去自我的一种心理补偿。在当前官场生态环境下,一个官员从初入仕途到取得一官半职,坐拥大权,其间自然经历很多艰辛;长期在“上级领导提倡的就是正确的”所谓“官场规则”指导下,一直伪装自己,不敢真实表达自己,久而久之则失去自我。

      这种长期遭遇的情景、产生的感觉以及处置的方法会转化成潜意识和条件反射。出于“公平”的补偿心理,长期得不到满足的自我个性的表达容易转化成不正常的补偿心理,容易导致内心的空洞,一旦有了可兑现可支配的权力,强大的欲望将会促使他们不顾一切地填补内心的这个空洞,成为对自己辛苦多年的一种补偿。同时,长期摸爬滚打于官场,习得了一些“潜规则”,使得贪腐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选择。

      社会“合力”赋予“官员”的潜在期待

      一个人的思想观念和行为与他所处的社会背景是分不开的。贪官的形成虽然更多的是自身特质所致,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他们也是社会中的人,他们来自于我们中间,会受到全体社会成员的精神文化水平和价值取向的影响,二者会形成一种“合力”,从而影响官员的价值追求。

      “当官为发财”的普遍认识。“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升官发财,光宗耀祖,一直是中国读书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和生存方式。我国历来有“官本位”思想,即便在当今社会,依然影响深远。在这种文化背景下,当我们谈到“官员”这个群体时候,更多想到的不是他的职责义务,不是他的造福大众,而是可以换来财富的权力和高高在上的地位,这种潜在的评价,影响着生活在这个大时代的任何一个人,包括官员他们自己的价值取向。而同时,贪腐才能融入圈子的病态官场环境也给官员提供了贪婪的温床。“不是我想贪,我是没办法!”虽然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却也体现出一种“无奈”。

      “贪官办事快”的全民体验。这是一种在当前社会现实下非常霸道的实用主义者的自我安慰。他们不甘心、不愿意靠合理合规的方式去做事,不愿意去守秩序,甚至认为遵守秩序和规则是无能的表现,而是想方设法通过一些手段去突破约束,或者靠人情,或者靠钱,并由此产生自己“人脉广、能力强”的自豪感和成就感,去获取也恰恰最能获取到众多艳羡的目光。他们缺乏原则性,或者说根本原则就是利益结果导向的,当事不涉己时,可以痛恨官员获得不正当利益,痛恨潜规则有碍公正。但是当和自己利益相关时,又希望靠关系、找熟人、走捷径,潜规则能够最大化。在这个所谓等价交换的环境中,贪官形成“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逻辑,民众形成“贪官办事效率高”的认知,由此形成扭曲的价值观和不良的社会风气。

      腐败心理治疗途径之官员和民众精神素质的提高